第564章 刺激卫庄次元大追逃最新章节

“我给你一天的时间慢慢考虑,之后我会再来这里问你的答案,希望到时候我能听到令人满意的回答。 ”钟图再次抓起面前的青铜樽,在嘴前一顿,便将酒樽重新放回了桌面上。 古代人不明白,作为现代人的他还能不明白?拿金属器皿——主要是非铁质类器皿,以及纯铜类器皿盛装酒水、食物,那完全就是在拿自己的生命开玩笑。

短时间内或许还看不出来什么,但时间长了,身体肯定会出问题。

单靠人体自身的新陈代谢和水果可解决不了金属重毒这种病症。

尤其是在医术并不发达的古代这里。

哪怕有着所谓的内功存在,也照样好不到哪去。 这大概也是战国时代之人普遍寿命不超过五十岁的根本原因。 青铜器中的铅,妥妥的是无形杀手。

至于铜?特别是纯铜,少量或长时间的间隔使用或许没问题,但频繁使用,情况也同样不会太好。

毕竟人体内的情况很复杂,并非是独一元素大量增长就是好的。 而后钟图又在紫兰轩中私混了一会,和旁边伺候的姑娘笑闹一番,便留下一块碎金再次动身离开了紫兰轩。 全程紫女一直没有出现,就好似没看他来过紫兰轩一样。

卫庄在纳米机器的监视下悄无声息的离开了紫兰轩,出现在了钟图以综合型纳米防护战衣为核心建立的电波雷达的观测范围内,远远的吊在他的身后,随着他的移动而移动。

如此片刻之后,钟图带着名为卫庄的尾巴出现在了新郑城内的,一处荒僻无人的街道内。 “出来吧。 跟了这么久,不累吗?”钟图转过身,望向身后的虚空高声说道。

夜风吹拂,没带起半点风沙,当然也没带来半点回应,就好似他所做的一切都是在给瞎子看一样。

“卫庄。

”钟图嘴角一翘,再次说道。

然后突然转动身形,重新看向了一开始前进的方向。

果然,就在他视线的前方,街道正中央距离他不足十米的位置,持剑冷面的卫庄的身影出现在了他的眼中。

“绕了一大圈,从南跑到北变再跳出来,有意思吗?”钟图满脸讽刺的望着一副冰山冷酷男模样的卫庄嗤笑道。

这便是卫庄没有第一时间响应的原因。

为了装逼,给钟图制造心理压力,宁肯多跑上几步到另一个位置也非要做出一副我是突然出现在你身后的样子搞神秘。 真心蛋疼!不过也不得不承认,这种方式对于这个世界的大部分土著来说,非常好使。

起码会让那些没办法发现他行动的家伙心头惊惧,升出这个家伙好厉害,要小心对待的想法,不至于做出某些危险的事情,并让卫庄的行动和目的更加容易的达成。 妥妥的环境心理学应用,不得不叫人佩服、赞叹。 卫庄表情不变,只是心里,大概是有一句话想要讲一讲的。 而后不动声色的深吸口气,冷声质问道“你认识我?”“大名鼎鼎的白毛卫庄嘛,我怎么可能不认识?”钟图如同见到老朋友一样,用非常熟悉的口吻回答道。 只是内容和说法方面嘛,非常的欠揍就是了。

这不,听完他话语的卫庄直接眼神一变,周身散发出如寒冰地狱般的冰冷气息。 可怕的杀意释放,笼罩住了钟图。

“看来你很想死。 ”“死?不,我可不想死。 这大好的花花世界,我还没看够呢。

”钟图挑眉,一副完全没受到杀意影响的样子,继续调笑道。 那副贱样,很有点要做死时的韩非的样子。 “那就回答我的问题,你是谁。 ”卫庄冷眉冷目,冷声喝问道。

“你这态度可不是问问题的态度。

不过算了,谁叫我今天心情好呢?就大发慈悲的告诉你吧。 我是钟图,即将改变韩国,改变整个天下格局的男人。

”钟图目露怜悯的看了卫庄一眼,摇摇头,如同施舍般的开口说道。

这就如同火上浇油,本就被他三番两次的撩拨弄得心头有些火大的卫庄更是不耐,再不迟疑,直接抽剑攻了上来。

“看来你需要好好学习一下怎么说话。

”下一刻,卫庄的身影冲到钟图面前,不知是由什么材料打造的鲨齿剑向钟图斩了过来。

钟图不为所动,甚至是还有闲心发笑,满脸开怀的说道“是吗?”“砰!”接着,透明的能量光斑浮现,挡下了卫庄这试探性的一击。 卫庄眉目微动,没有犹豫,再次变招攻向了钟图。

钟图如旧,站在原地如同磐石,只余一面面能量光斑不停浮现,好似彩灯一样,不停的抵抗着卫庄力量越来越强,速度越来越快,且越来越密集、越来越精准的连续打击。 “砰砰砰砰……”连续的交击声不断响起,如同闷鼓般响扯在街道的上空。

“打够了吗?如果打够了的话,那现在该换我了。

”又片刻之后,依旧没有任何变化的钟图收敛表情,双目一瞪,强悍的冲击能量就骤然落到了卫庄身上,将他狠狠击飞了出去。

“砰!”卫庄倒飞,直飞过七八米的距离,这才急忙扭身,消去惯性和外力,步伐平稳的落到了地上。

点点鲜血从他的嘴角处溢出,昭示着他的情况并未如同他表现出来的那么好。

“看来你并没有办法教导我该如何说话。

”钟图周身彩光闪烁,由盛转熄,遥遥地望着满目凝重的卫庄淡声说道。

“那可不见得。 ”卫庄抬手摸去嘴角的鲜血,不信邪,又再次朝钟图发起了攻击。 钟图如故,好似磐石一样迎接着由卫庄带来的狂风暴雨。 “没用的。

这个世界上,除去阴阳家的东皇太一和某件兵器外,没有人有可能打破我的防御,你死心吧。

”钟图站在原地不动,望着在他面前忽左忽右,忽前忽后,然后又发出猛力一击的卫庄宣告道。 “现在,你还有一分钟,哦,差不多一盏茶的时间,到时候你如果还不放弃这种无所谓的行为,那么我也就只能将你放弃,彻底排除在我的计划之外。 ”顿时,卫庄神情一动,在又试了几击之后果断从钟图身前退开,重新回到了一开始所站的位置。

上一篇:中国新娘应该有一件自己的美丽婚纱——台湾服装设计师蔡美月的福建创业故事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