韶光居小说全集-韶光居小说目录

《韶光居》精选:要说这人界浮山,我耳听也不是一两次了,说是几百年前突然仙气大盛,山顶有红、黄、青、白、玄五色凤凰盘桓数日不散,引得百鸟朝凤,在人间堪称奇景,这浮山便慢慢成了人间仙境,数百年来,求仙问道者必上此山,只是结果如何,我也不屑于多问。

但如今浮山道人擅言我韶光居,不管来意为何,我都要去探一探的。 幺火蹭到了我卧着的花树下,看起来已经全无方才那小女儿态,捧了拜贴来问我:“主子,东方鬼帝座下桃止鬼仙已在沃焦石下,片刻便到。 ”唉……定是又与我问那美人的事儿,真真是不得歇。

这冥界的人总也这般忙活,不过是在鬼门关转了圈,半步还未踏进呢,就巴巴上赶着来寻,何必。 虽是不乐意从树上起来,然则东鬼帝向来多事,我总要见一见。 好在桃止是个面净的小鬼仙,看起来甚是俊俏,人也有意思,这千把年来,我们也算是不少打交道,既是熟人,那该是要泡杯花茶好好款待。 幺火将我扶起来,顺带暗搓搓问我:“今日要给那桃止泡杯什么茶?可是还要那日的?”我睨她一眼:“你个小鬼精,作弄上瘾了不成?”幺火吐吐舌头:“那日可是主子吩咐的,那桃止本来多俊呀,竟吐成那样,真真好玩!”虫召的声音突然传来:“主子,桃止鬼仙到。

”“嗯,”我往前厅走去,回头对他吩咐,“今日主子我心情不错,沏一壶茉莉来吧。 ”虫召应是,又淡淡看了眼幺火才往后厅去,幺火跑上去挽了他一只胳膊摇着:“虫召你怎么了,是不开心吗?”我有点忍俊不禁,被你这么一挽虫召再吃味这会也该乐了,好小子,幺火个头矮没瞧见,真当我也瞎嘛,那嘴角分明是要上天了去!前厅里桃止正翘着腿儿玩我那钟铃,用法术遥遥点着,当然,那钟铃自是动也不动。

见我进来,他才正了正身站起来吊儿郎当地作揖:“韶光仙人这铃铛怎的都不带个响的,枉我费了好大的劲。 ”“有风自来,铃自摇曳。 你这般点到东鬼帝亲自来提你回去,也是听不到一个响的。 ”我在他方才卧坐的草席上坐下,见他还是那不正经的行礼样,隔空拍直了那虾背:“你这一礼,不如不行,我倒是想看看,若我是东鬼帝,你当如何拜见。

”桃止本就不是诚心拜礼,被我一拍便从善如流地坐在我对面,一双桃花眼梭了梭我身后:“咦!小幺火怎么不出来啦?”“数起来,幺火恐怕比你还大得多,你这般言语,倒是轻浮。

”我眼角已经瞟见一袭黑衣,果然,转眼虫召已经在面前,端了茉莉茶上来,给我倒了一杯,又木板脸地在桃止面前放了个空杯,没有说话便出去了。 “嘿!”桃止还没嘿出个所以,虫召已经消失了,他只好自顾自倒了一杯闻闻,“啧啧,今日这茶不错,香的很!”我抿了一口茶,嗯,是不错:“你竟不怕我再与你一壶瑞金?”“仙君你,桃止还是明白的,当日那味您不也是受不得?何必再来一次!”说完便仰头灌下那杯茶,我甚是嫌弃,白瞎了一张好面皮,只知囫囵吞枣。

下次还是再寻个劣茶好了……桃止倒是不在意我的嫌弃,抹了把嘴巴问我:“仙君今日可见着一个老妪?”我挑挑眉:“老妪,没见着,不过美人,倒是见了一位。

”他一拍大腿:“嗯嗯,就是她了!她本应是今日过鬼门关的,黑白两个小子等了许久不见,猜便是来了你这儿。

这不,东鬼帝大人要小鬼仙我再来一趟,问问还需多久啊。 ”要不我说桃止这鬼仙儿有意思呢,一句话定了我的罪,也没得罪于我,还得提醒我记得别坏了规矩,早日让那美人去报道。

倒像是那美人不过来我这坐坐罢了,啧啧啧。 俗话说的好啊,伸手不打笑脸人嘛,我自是要卖他一个面子的:“快了,左右不过十来日。 ”“好的好的,仙君这茶真好喝,我再来一杯。 ”好好一个玉面小生,偏非做得这等怂样,唉……我才不信他能尝出个味儿来,不过是在我这里消磨消磨,免对那肃面鬼帝罢了。 待得这一壶茶被他咕噜噜糟蹋完,终于是要走了。 那小子期期艾艾地站起来,不死心地又撞了撞我那钟铃,扭头问我:“仙君这钟铃,真的会响?”“自然,什么时候你要与我换韶光了,它便就为你响了。 ”我负手陪他出得店去,外边的大道上确然是满眼的曼珠沙华,开的绚烂。

我过去抚了抚,花妖曼珠便现了形,妖艳不可方物,扭了扭腰肢问我:“主子可有事交待?”“没什么,看你开的好。 叶妖呢?”曼珠理了理红的耀眼的衣衫道:“主子忘了?还不到沙华守道的时候,这会定是睡着呢!”“哦,好像是的……这些日子,我越发不记事儿了,你回吧。 ”我揉了揉脖颈,难道是睡得多了?“曼珠姐姐好久不见呀!”身后传来桃止那厮的声音,隐隐带着兴奋,也是,冥界一众几乎都是男鬼仙,能见着个女仙不易,更别说是曼珠这般妖冶的。

只曼珠这般傲娇的主,哪里会看得进他,哼都懒得哼一声便走了。 桃止的小俊脸上满是可惜:“仙君你这儿美是美,就是这人啊,都这般清高,也就小幺火灵巧些,我却也好些时候见不着了。 ”你自是见不着,虫召看得可紧了去。

往前又走了一截,已经快到沃焦石了,沃焦石后便是鬼门关。

桃止看看我,堆着笑问:“仙君您今日真是客气,亲自将桃止送到家门口,真真是折煞人啦!”我真是懒得讽他:“我有告诉你,是来送你的?”那双桃花眼眯了眯似是想不通:“那仙君是来……串门?”“回去复你的命去,本君见你闲得很啊,不若我亲去跟鬼帝说说?”“不了不了,仙君请便!桃止这便走了!”说完便没了影,看来是真的怕。

我绕过寒气森森的鬼门关,过了那奈何桥,便是孟姑的地方,这个地儿,也就她一个女官,竟也能忍得这么久,难为了。

上一篇:2015年上海财经大学考研如何巧用英语历年真题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