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授的教授  老师的老师

  石声淮教授是钱基博先生(钱锺书之父)的高足,也是钱老先生“钦点”的佳婿。

在华中师范大学,他更是作为文学院(前中文系)的“祖师爷”不断被追忆、被缅怀。   教师节前夕,记者先后采访了石先生的两位学生——华中师大文学院教授谭邦和、湖南省作协主席唐浩明,请他们回顾石先生当年在课堂上的风采。

  先秦典籍烂熟于胸,从来不照本宣科  曾任华中师大文学院副院长的谭邦和教授,一谈到石声淮先生的“先秦文学”大课,就像回到了风华正茂的学生年代——  “那时候我们77级6个班,200多人,全部集中在一个大教室。 此前只听说石先生博闻强记,是中文系的‘活字典’,大家还没有切身感受。 第一次上石先生的课,我们发现他居然没带任何参考书。

他一边背诵一边讲解,背诵的部分与课本一字不差,讲解的部分则完全脱离教材。

他引经据典,左右逢源,典故掌故,信手拈来,让我们大呼解渴过瘾。

《诗经》《楚辞》《离骚》……应该说石先生满足了我们对大学中文系的所有想象。 ”  华师中文系77级和78级是幸运的,因为他们是石先生教过的最后两届本科生。 谭邦和毕业后留校任教,后来出任文学院负责教学的副院长。

在讲授“元明清文学”时,他也努力追摹先生,主张教学要有个性,“新于教材”“异于教材”“高于教材”“深于教材”“宽于教材”。

听过课的学生说,谭老师常常上课只带一杯茶,让我们感受到了文学课堂的魅力。   湖南省作协主席唐浩明(长篇历史小说《曾国藩》《杨度》《张之洞》作者,并出版《唐浩明点评曾国藩家书》),是石声淮先生的首届硕士研究生,专业是“先秦典籍”。 离开华师30年,唐浩明时常能感受到石先生对他工作、治学和创作的影响:“石先生先秦典籍烂熟于胸,能熟背《十三经》,尤擅《周易》。 他曾用了整整一年的时间给我们讲授《易经》。 先秦文化是中华文化的源头,不厘清这个源头,研究者容易在浩瀚的故纸堆和博大精深的中华文化前陷入恐惧和迷乱。 我本科是工科,自认为文科底子薄弱,此前熟悉的传统经典仅限于唐宋和明清作品。 华师3年,石先生帮我补上了非常重要的一课,让我对中华传统文化有一个较为清晰的理念。

我后来写曾国藩、杨度和张之洞——他们都是受过中国传统典籍侵淫的‘知识分子’,而我表现的正是这些‘知识分子’在历史转折时期的抉择。

”1订阅更新:你可以用邮箱订阅我们每天更新的精彩内容。 Tips:发送频率为每天1次,可随时退订。

上一篇:教授玩家钱文忠:左手生意,右手学术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