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四章 牢狱之灾司礼监最新章节

大佬们,我饱含深情的看着你们,发自内心的向你们发出爱的呼唤:“不要赠币,不要跳订,小千岁会念着你们的好!”……吴秀芝怔了下,旋即同情的看着有些烦燥的魏良臣,轻声道:“你的心情,我明白。 但,有些事,不是你以为行,就能行的。 ”“你就认定我考不上秀才了?”良臣就不信这个邪了,他意气风发的带着道具回来,不是来接受劝告,也不是来听安慰的。 吴秀芝郑重的点了点头,缓缓说道:“不是我认定,而是你都不能去考试…你知道吗,我爹已经将府试的社学名单报上去了,上面,没有你。

”固然早知吴夫子不会给自己机会,但无情的事实摆在自己面前,良臣还是忍不住一股火气往上腾腾的冒。 吴秀芝被良臣的样子吓到,忙道:“你不要怪我爹,要怪,就怪你自己好了。

”良臣呼了口气,紧握的拳头松了下来,神情也是缓和下来,灿烂的朝吴秀芝一笑:“秀芝姐,你可听说天无绝人之路,有心人事竞成?”“唔…”吴秀芝认为魏良臣被她剌激坏了,否则,怎么还想着不现实的事呢。

算了,反正马上就要到家了,这家伙爱昨想就昨想吧。 念及于此,吴秀芝便将头偏向车窗,静静的看着外面的夜色。 良臣无所谓,虽然偷看过小娘皮洗澡,但小娘皮,不是他的菜。

尝过肥肉了,回头再吃瘦肉,没味,没味。 他也将头扭向另一边,心无杂念,只想着马车快点到梨树村,好见到老爹和大哥。

马车,继续在夜色中向着前方行进。 有几处,因为实在太黑,车夫不得不放慢速度。 就这么着,一个多时辰后,马车才赶到靠近梨树村的官道。

“二位,接下来怎么走?”车夫在前面问道。 良臣忙探出身子告诉车夫怎么走,颠来颠去,终是抵达梨树村口。 车夫不肯将人送到家门口,因为他还得赶着回去。 吴秀芝无奈,只得下车结了车钱,然后要良臣陪她回家。

良臣大包小包拎着,恨不得赶紧回家,哪愿意先陪吴秀芝回家。 只是,外面太黑,吴秀芝一个姑娘家的磕了碰了不好,大家都是一个村的,总不能真的绝情吧,心一软便点头同意。

良臣在前面,吴秀芝在后面,两人摸黑往社学赶去。

村里有人家养狗,冷不丁有动静传来,顿时狗叫一片。 路过一家时,那家的狗都没栓上,冲出来撵着良臣和吴秀芝狂吠,气得良臣丢下东西,随手捡了一根木棍就去撵。 他真是气的,恨不得将这狗打死才好。

那狗见人过来,反吓得夹起尾巴就跑。 良臣骂了两句,扔掉木棍,返回捡起东西,示意吴秀芝赶紧走。 离社学不远处,吴家却有人过来了。

来的是吴秀芝的叔伯兄弟吴德全,打着火把,想是听到狗叫,知道妹妹回来,过来接的。

“还以为今晚你赶不回来呢。

”吴德全上前从妹妹手中接过药材,发现边上的魏良臣,愣了一下,刚要说什么,吴秀芝却着急的问起她爹的病情如何。

“先前给你们捎信时,还算稳定,下晚突然重了,请郎中看过了,熬过今晚就没事,熬不过,恐怕…”吴德全叹了口气,“三叔、四叔他们都在,你赶紧过去看看吧。 对了,你大哥怎么没回来的?”“我哥今天走不开,叫我先赶回来的。

”“走不开也得回来,明儿一早赶紧叫人去让他回来,要不然,说不定见不上最后一面了。

”“二哥,真这么严重吗?”吴秀芝吓坏了,眼泪都掉了下来,哭泣着拉着吴德全往社学赶。

良臣当然没跟过去,但心里却有点不好受。 吴夫子虽然没有给他机会,但咎其原因还是魏良臣自己的不对。 想良臣初入社学那三年,吴夫子对他还是寄以厚望的,说是谆谆教诲也不为过。

中国人讲究,一日为师,终身为父。 尊师重道,才使汉家文明传承数千年不绝。

故,不论前世还是今生,良臣对老师都是尊重的,哪怕吴夫子断了他的科举之道,他或许会有怨意,但却不会生出恨意。 现今,听到吴夫子恐将仙游,良臣哪里能好过。

人,终有一死,或重于泰山,或轻于鸿毛。

却不知,我魏良臣将来是重于泰山,还是轻于鸿毛呢。 许久,良臣摇了摇头,转身往家的方向走去。 “爹,大哥,我回来了!”还没到家,良臣就远远喊了起来,只是,院子里却没动静。

睡死了?摸到大门口,却发现门并没有栓上,一开一合着。

良臣心中一凛,隐约觉得不妙,因为他爹和大哥从来不会不关门睡觉。 将东西放下后,良臣摸了块砖头拿在手中,轻手轻脚的迈进院子。

院子里黑乎乎,东西厢屋里都没有灯火。 “爹,大哥!”良臣没有冒然进屋,而是在外面大声喊起来。

左右都是邻居,听到他的喊声,肯定会有人注意。

要是接下来再听到什么动静,必然要过来察看。

这样,便是家里真进了强人,良臣也可自保。

他接连喊了几声,屋里仍是没有动静。 良臣一颗心已是彻底沉了下来,他已经做好了最坏的打算。 就在良臣横下心准备踹开门冲进去时,隔壁有人问道:“是三子回来了?”声音很熟悉,是邻居张嫂。

她是个寡妇,丈夫十几年前挑河工时累死了,女儿也嫁了人。 当时曾有媒婆想搓和张嫂和良臣他爹搭伴过日子,可良臣他爹却怕人家张嫂跟自己过穷日子,没答应。 要不然,现在良臣就有个后娘了。 “张嫂,是我!”“你可回来了!”隔壁传来下门栓的声音,很快,张嫂就提着用铁丝吊着的油灯走了过来。

见到良臣,便道:“你别喊了,你爹和大哥不在家。 ”“不在家?”良臣一愣,忙问:“他们去哪了?”张嫂叹了口气:“他们都叫官府抓去了。 ”。

上一篇:靖宇县成考网,靖宇县成考高升本,靖宇县成考怎么报名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