丁亥岁云暮,西山事甲兵:陈子昂诗《感遇》(其二十九)赏析

丁亥岁云暮,西山事甲兵。 赢粮匝邛道,荷戟争羌城。

严冬阴风劲,穷岫泄云生。 昏曀无昼夜,羽檄复相惊。

拳局兢万仞,崩危走九冥。

籍籍峰壑里,哀哀冰雪行。 圣人御宇宙,闻道泰阶平。 肉食谋何失,藜藿缅纵横。

陈子昂鉴赏垂拱三年(687),武则天想征伐吐蕃,先由雅州(今四川雅安)进攻羌人。 当时身为麟台正字的陈子昂上书谏阻,道:臣闻乱生必由怨起,雅之边羌,自国初以来,未尝一日为盗,今一旦无罪受戮,其怨必甚。 认为应当计大不计小,务德不务刑;图其安则思其危,谋其利则虑其害(《谏雅州讨生羌书》)。

希望决策者深思,表明他反对不义战争的立场,又兴寄为诗,即这首丁亥岁云暮.诗的开篇类乎史笔,明确地指出了事件及其发生的时间地点:丁亥(垂拱三年的干支)年冬天,武周王朝将用兵于蜀地。 西山本为成都以西的雪岭,这里泛指蜀西羌人聚居之地。

如此郑重的笔法,是政治诗和史诗的格局,后来为常用。 赢粮匝邛道,荷戟争羌城二句为西山事甲兵的具体化描写:战士们背负干粮,绕行邛崃山间,准备攻打羌人。 一个争字,暗示主动进攻和先发制人的意味。

而接着诗人凭借自己作为蜀人,对此次行军地理状况的熟悉,发挥想象,渲染征行环境艰苦阴郁,暗示战争前景的并不光明。 严冬阴风劲,穷岫泄云生,这不仅是冬日山中气象的描绘,同时也表明自己的态度。

阴风怒号,彤云密布,自会有昏曀无昼夜的感觉,而羽檄复相惊,则倍增愁惨。

羽檄乃军事文书,所惊为谁?显然不仅仅是羌人?出征战士们战战兢兢,如履薄兵。 拳局竞万仞,崩危走九冥;籍籍峰壑里,哀哀冰雪行。 他们拳曲着身子,冒着山石崩塌的危险,在高山与深谷之间穿行,被驱遣着去进行一场没有希望的战争。 比山路更危险的,是这场政治冒险本身。 这中间八句在诗中举足轻重,它形象地表明了这将是一场士气低落、失道寡助的战争。

最后四句直发议论:圣人治理天下靠的是得道,得道则天下太平。

(古人认为三台星--泰阶平,则天下太平。 )暗示袭击羌人,是统治者(肉食者)的失策,百姓(藜藿,指食野菜者)的祸殃。

与篇首相映,结尾复归于庄重,使全诗政治色彩特浓。 象陈子昂这样用诗笔经常自觉地干预政治的诗人,在李杜以前的唐代诗人中为罕有。

上一篇:《南乡子·晚景落琼杯》苏轼词翻译赏析:乱洒歌楼湿粉腮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