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守人生哲理 王诚汉上将“精神富翁”幸福永远

王诚汉(1917年—2009年):红安县二程镇人。 1930年参加红军,1933年加入中国共产党。

历经土地革命战争、二万五千里长征、抗日战争、解放战争、抗美援朝战争。

曾任中原军区第一纵队一旅一团团长,华东军区第一纵队独立师一团团长兼政治委员,华北野战军第十三纵队三十七旅旅长,第十八兵团六十一军一八一师师长,川北军区遂宁军分区司令员,中国人民志愿军师长、副军长,西藏军区副司令员,成都军区副司令员、司令员,中国人民解放军军事科学院政治委员。

1955年被授予少将军衔。 1988年被授予上将军衔。 第五届全国人大代表,中国共产党第十二届中央委员,1987年当选为中央顾问委员委员。 见到记者如见亲人点开家乡的图片,将军的笑意更浓“你们是湖北老家来的记者吧?首长在家里等你们呢!”4月13日上午,记者来到位于北京香山路的中国军事科学院,在王诚汉将军家的大门口,将军的秘书迎了上来。 在秘书带领下,记者经过警卫把守的铁门,走进种满鲜花绿树的院子,这里有将军住的小楼。

宽敞的客厅里,铺着厚厚的地毯,将军和他的夫人黄丽文女士十分热情。 他们带着慈祥的面容,纯真的微笑,当记者握住将军那宽厚而有力的手掌时,很难想象出,眼前这位慈眉善目的老人,就是当年令敌人闻风丧胆的虎将。 “来,喝茶。

你们远道而来,一定口渴了。 ”当勤务员端上茶水时,将军和夫人热情地招呼记者:“这可是用玉泉山上的水冲泡的,当年是皇帝喝的水呢!”听说记者此前已去了将军的家乡采访,将军微笑着说:“谢谢,太辛苦你们了!”当记者打开随身携带的电脑,点开在将军家乡所拍的图片时,将军的笑意更浓了,他用手指着其中的一张照片脱口而出:“这是门前塘……”将军的思绪立即回到数千里之外的家乡。

乡亲疾苦放在心上“一拧开水龙头就想到将军”记者在王诚汉将军家乡的采访,是从艰难跋涉那20余公里的乡村土路开始的。 3月31日上午10时许,采访车行驶在坑坑洼洼的山道上,一路颠簸着向二程镇王家大湾进发。

因路况较差,我们不得不一次又一次地下车步行。

为记者带路的镇干部说,幸好是晴天,如果碰上下雨,小车根本开不进来。 王家大湾位于红安县城西南,村子不大,有27户人家。 “王将军的家与我家差不多!”听说记者来将军故里采访,该村60岁的村民王章勇站在自家门口,指着自己的土墙壁笑着说道。

在他的印象中,将军对家乡特别有感情,曾先后几次回家乡探望。

1992年,王诚汉回家乡时,从北京带了许多土特产,然后去村里的每家每户拜访,还和乡亲们合影留念,这让乡亲们非常感动。

“将军还帮我舂过米呢!”51岁的农妇胡水珍对将军也是记忆犹新。

一天中午,胡水珍正在家门前舂米,散步至此的将军看到后兴致勃勃地走上来说:“来,让我试试,有好多年没摸过它了。 ”看到已经75岁、白发苍苍的将军,一上一下熟练地踩着石碓,胡水珍激动不已。 在她的印象中,将军一直关注着乡亲们的生活。 “村里当初家家户户都能用上电,主要是将军的功劳。

”不过将军最关心的还是村民的吃水问题,每次回家都要询问。

当看到已成一潭肮脏死水的门前塘时,将军就痛心不已。 就是在这口塘中,将军幼年曾在塘中捉鱼、游泳,留下了许多美好的记忆。

那时的塘水清澈见底,喝一口,清甜爽口。 可现在,水塘就连洗手都不行了,如何能洗菜、饮用呢?于是,门前塘成了将军的一块心病。 1996年将军再次回乡时,看到胡水珍家有口水井,他连忙上前亲手打上一小桶水,洗洗手,然后用手掬一捧水,一口喝下后说:“嗯,水质不错,很干净,还带点甜味。

”继而他又自言自语地说:“光一家人有水吃还不行,要全村人都能吃上干净的水。

”他几次找当地政府领导,请他们设法尽快解决村民的饮水问题,他自己更是慷慨解囊。

不久,一座抽水水塔在村东南的山坡上建起,如今,王家大湾与相邻的胡家田近300村民都吃上了干净的自来水。

“一拧开水龙头,我们就想到将军。 ”胡水珍说。

有时几乎“不近人情”“别人根本不知道我是他亲侄子”对村民生活关心的同时,将军还关注着家乡的建设。 当地有关领导告诉记者,将军离休后,每次回家乡红安,或红安的乡亲去北京看他,将军都会把自己知道的外地经济建设的先进经验介绍给家乡人,并结合红安的实际情况,谈一些引导农民致富的看法。

将军常说:“只有乡亲们过上好日子,我们这些幸存下来的老战士心里才会踏实,否则,我们会坐不安稳、睡不安神的。

”对家乡建设十分关心,但将军对自己的子女和亲戚却要求很严。

51岁的村民王建文告诉记者,有一年,将军带着儿女回乡,专门带他们下田分秧、插秧、车水,让他们体验农民的辛苦。 将军对子女和亲戚说得最多的话就是:“你们别想靠我的关系去走‘后门’,要学会凭自己的本事生活。 ”将军的两个侄孙要当兵,他坚决不帮他们走“后门”。 村里的王大华老人,论辈分是将军的叔叔,将军平时对他很尊重。 1992年,王大华的儿子想当兵,但不够条件,求将军帮忙,被将军婉言拒绝。 有一天,怒气冲冲的王大华老人身穿破棉衣、腰扎草绳来到将军北京的家中,一进门就嚷:“你总是帮别人,对自己的兄弟却不闻不问。

”王将军见状只得好言安慰。 将军从来不徇私情,有时几乎“不近人情”,对这一点,将军的亲侄子王文卓体会更深。 现为红安县财政局退休干部的王文卓,1970年入伍时,就在王诚汉任司令员的成都军区当兵。

然而,他在部队从普通士兵成为副营职干部整整16年,伯父没有为他“说过一句话”。

“许多部队领导都不知道我是王诚汉的亲侄子!”王文卓说。 革命虎将九死一生“别管我,把药品留给重伤员”1917年12月23日,王诚汉出生在一个贫苦农民家庭,7岁时,家人节衣缩食,将他送入本湾的私塾读书,但王诚汉12岁那年,父亲因患肺病去世,家中欠下许多债务,他再也不能读书了。

为挣钱还债,他在乡亲的介绍下,来到河口镇(今属大悟县)一家杂货铺当了一名学徒。 这期间,他的一个弟弟和一个妹妹因为经常饿肚子而营养不良,相继染病身亡。 穷苦人的多灾多难使他早早成熟起来。

王诚汉13岁那年,红一军副军长兼红一师师长徐向前率部开进了河口镇,“当兵就要当红军,处处工农来欢迎,官长士兵都一样,没有人来压迫人……”当这首《红军军歌》响彻城镇的大街小巷和偏远的农村时,王诚汉受到了强烈的感染,因为那首歌唱出了他的心里话。 于是,没有经过任何人动员,王诚汉自愿参加了红军,从此开始了革命生涯。

上一篇:遣兴三首其一唐诗原文 质粒转化感受态细胞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