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恨!稀里糊涂我被人利用借腹生子

资料图片图文无关  我问:孔正具体是做什么的呢?  阿红说:孔正好像什么都没做。 我不喜欢男人吃闲饭,我说他几句。 他说他已经筹划在家挖池塘准备种植海菜,很快就要开工了。

我当时心里还在嘀咕:孔正做这么大的事业,在我这边吃我的用我的,也花不了太多的钱。 过了不久,他的脸部有受伤的痕迹。

我问他是怎么回事。 他告诉我:为了挖池塘的事情他把村长打骨折了,现在派出所的人正在找他,得躲一躲。

他这躲一躲就在我的店里住了下来。

 晴天一声霹雳  孔正在店里,陌生的顾客还把他当是店里的老板,而叫我老板娘。 他也乐得充当老板的角色,帮一些店里的忙。 我觉得这样也挺不错。 正当我沉浸在跟孔正的时,我没想到自己怀孕了。 我仔细看孔正对我怀孕这件事的反应,他有些难为情。 我问他为什么不高兴。 他说,现在没有个像样的家,有小孩还真不好养。

我说我就是喂稀饭、喂盐水也要把小孩喂大。 两个人住在只有几平米的小店就不像以前那么方便了。 跟孔正一商量,他说还是租房子住吧。   于是我们在海甸岛租了房子。

房东看见孔正时,脸色有变化,但当时也没说什么。 孔正不在家的时候,房东诡秘地告诉我:孔正是有的人,她在海甸岛教书。

孔正不怎么认得我,但他老婆跟我熟悉。   听到这样的信息,我整个身子都瘫软下来了。 第二天晚上,天气很闷热。 我向房东问清楚了孔正的老婆具体所在的学校。 便去找孔正老婆。

等我找到那所学校,刚好从校门出来位老师。 我问他认不认识黄老师。

那人问我是哪个黄老师。

我说她叫孔正的那位。

那人疑惑地看了看我的大肚子,问我有什么事。 我就撒慌说我是黄老师高中时的同学,特意从县里来找他。

那人指了指5楼亮灯的那间房,说就在那边。   我步履蹒跚地爬上了5楼,隔着窗,我看见里头有一位剪短发的女士,她旁边还有个大概有六七岁的女孩。   黄老师还算客气地把我迎进屋。

问我有什么事情。

我冲动得一时说不出话来。 黄老师给我倒了杯水,还特意把孩子支出屋,我才慢慢地把我受骗的前前后后给她说了出来。

黄老师一副伤心而无奈的表情。 黄老师告诉我,他总是说他在外面跟人家合伙做生意,没想到他在外面干这些事情。 黄老师还答应我,她一定会跟孔正理论清楚一些事情,叫我放心回去。

上一篇:弘毅远方国企转型升级混合型发起式证券投资基金2018年第4季度报告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