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实还原史上最惨烈的珠峰山难

看完这部电影,或许你会吓得永远打消登山的念头,或许会兴奋地将它纳为未来征途之一。 但无论如何,你会深深体会到登山的不易,与自然的抗争,以及人性的各种博弈。 这次山难的幸存者,“冒险顾问”队的随队记者乔恩·克拉考尔根据亲身经历写下《进入空气稀薄地带》一书,《绝命海拔》正是根据此书改编。

不过导演综合了各方观点,力图客观还原事实。 1996年商业登山行业已经相对成熟,该年5月珠峰南北侧的登山队约有16-20支,队员约近100人。

5月10日当天,除了电影的主角的冒险顾问队和疯狂山脉队,还有台湾队和南非队打算冲顶。

山难发生后,正在附近拍摄纪录片的IMAX登山队也参与了救援活动。 1996年的登山活动对于冒险顾问队和疯狂山脉队都非常关键。

上一年没有客户登顶的冒险顾问队必须做出成绩,而疯狂山脉队则是刚成立,需要做好第一单生意提高知名度。

人类在高海拔,特别是8000米以上,因为脑部缺氧等原因,神智会受到影响。

加上竞争带来的的心理压力,两队的领队都做出了违背登山规则的非理性决定。

商业登山离不开尼泊尔的夏尔巴人。

登山队会雇请夏尔巴向导负责扎帐篷、固定安全绳、在雪地开路等。

当天中午冒险顾问队和疯狂山脉队主要队员到达登顶珠峰的最后一道关卡——8790米处的希拉里台阶时,却发现负责探路和提前设置路绳的夏尔巴人并没有修好这一段的路绳。 希拉里台阶是东南线攀登珠峰,最后冲顶时必须经过从南峰到最高点之间,海拔8790米处的一段40英尺高,几乎垂直的裸露山体岩石断面。

埃德蒙·希拉里和丹增·诺盖是第一个翻过这个断面而登顶的队伍,因此这段断面被命名为希拉里台阶。 冒险顾问队的向导安迪·哈里斯和疯狂山脉队的俄罗斯人安纳托利波克里夫临时搭设路绳,让其他队员白白空等了近1个小时。 而在海拔8000米以上的地方,多待一分钟都意味着更多体温的下降,氧气的消耗,还有神智的不清醒。

一般认为,下午2点是攀登珠峰的“关门时间”。 因为山顶下午容易吹风,而为了给下撤留足时间和体力,无论2点登到何处,都必须下撤。 之前提到,在10日这天选择冲顶的队伍众多,人多同样间接促成了更多人的死亡。

电影中,冒险顾问队的领队试图协调各队登顶日期,却遭到南非队为首的拒绝。

下午1点半左右,有3支队伍堵在希拉里台阶排队等待上山。

等到大部分人都登顶时,已经快接近3点。

下午6点暴风雪最大的时候,两队的大部分队员被困在了距离4号营地仅300多米的南坳。

虽然大部分人都熬了过去,但日本人難波康子没能再站起来。

如果他们早半个小时下山也许惨剧就不会发生。

冒险顾问队的领队罗伯·豪尔可以说要为自己的死负主要责任。

罗伯队中的队客户道格·汉森上山途中身体已经出现问题,他却罔顾规则,强行等待道格登顶。 道格到达山顶时已是下午4点半,天气已经开始变坏。 他们下山的途中氧气用尽,道森几乎无法行动,而豪尔自己也体力透支,被困在暴风雪中。

而此时冒险顾问队的第二向导安迪·哈尔斯误以为希拉里台阶下方的储存氧气瓶都是空的,事实是氧气瓶都是满的,但表盘由于结冰问题不工作了。 本已到达南峰(8748米)的他背着氧气瓶返回营救罗伯和道格,结果却是三人的死亡。 同样,疯狂山脉的领队斯科特·费舍尔也做了非常不理智的决定。

他本人因为护送身体不行的客户下山,在登山途中多次往返。

加上自身身体出现问题,落后大队伍1小时左右。

但在他队中所有客户已经到达山顶并返回,他本人也已经多次登上过山顶的情况下,斯科特还是选择冲顶,结果在下山的时候因为体力不支和失温永远的留在了山上。 。

乔恩·克拉考尔在《进入空气稀薄地带》书中谴责他作为向导,却选择无氧登山,并且早于客户先行下山。

但事实上,暴风雪发生时,俄罗斯人多次往返营救客户,疯狂山脉队客户全部生还。

5月11日,也是他找到斯科特·费舍尔的尸体并掩埋了他。

为回应乔恩,他曾让美国人代笔出书《TheClimb》。

上一篇:中银宝利混合C(002262)基金费率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