侵晨采桑谁家女,手挽长条泪如雨:唐彦谦《采桑女》赏析

采桑女唐彦谦春风吹蚕细如蚁,桑芽才努青鸦嘴。

侵晨采桑谁家女,手挽长条泪如雨。

去岁初眠当此时,今岁春寒叶放迟。 愁听门外催里胥,官家二月收新丝。 赏析:据《唐会要》记载,唐宪宗元和十一年(816)六月的一项制命说:诸县夏税折纳绫、绢、絁、绸、丝、绵等,搜刮的名目可谓繁多,但也明文规定了征税的时间是在夏季。

因为只有夏收后,老百姓才有丝织品可交。 可是到了唐末,朝廷财政入不敷出,统治者就加紧掠夺,把征收夏税的时间提前了:官家在二月征收新丝。

这是多么蛮横无理!阴历二月,春风料峭,寒气袭人。 采桑女凌晨即起采桑,可见多么勤劳。

可她却无法使桑芽变成桑叶,更无法使蚂蚁般大小的蚕子马上长大吐丝结茧。 而如狼似虎的里胥(里中小吏),早就逼上门来,催她二月交新丝。 想到此,她手攀着柔长的桑枝,眼泪如雨一般滚下。

人不着一字议论,而以一位勤劳善良的采桑女子在苛捐杂税的压榨下所遭到的痛苦,深刻揭露了唐末苛政猛于虎的社会现实。 先画龙后点睛,是这诗在艺术上的一个特点。

诗人先写蚕子细小,继写无桑叶可采,接着通过采桑女的泪眼愁思,写出今年蚕事不如去年。

这些描写,抓住了有包孕的片刻,含意丰富,暗示性很强,使人很自然地联想到:蚕细可能会因春寒而冻死;无桑叶,蚕子可能会饿死;即使蚕子成活下来,但距离吐丝、结茧的日子还很远。

据《蚕书》记载,蚕卵孵化成虫后九日,开始蜕皮,蜕皮期间不食不动称眠,七日一眠,经过四眠,蚕虫才吐丝结茧。 这期间,不知采桑女还要花费多少艰难辛苦的劳动。 可是,就在这蚕细如蚁,初眠尚未进行,丝茧收成难卜的时候,里胥就上门催逼。 这一点睛之笔,力重千钧,点出了采桑女下泪的原因,突出了主题。

全诗至此戛然而止,但余意无穷,耐人回味和想象。 诗的另一特点是人物的动作描写和心理刻画相结合。 手挽长条泪如雨,写出了采桑女辛勤劳动而又悲切愁苦的形态。 去岁初眠当此时,今岁春寒叶放迟,点出采桑女心中的忧虑事,再加上她愁听门外里胥催逼的声音,诗人把形态和心理描写融为一体,使采桑女形象感人至深。 此诗语言质朴生动。

桑芽才努青鸦嘴,诗人用工笔细致地描绘出桑枝上那斑斑点点的嫩芽形状,酷肖而生动。 青鸦嘴比喻桑芽。 努,用力冒出的意思。 用才努把桑芽与青鸦嘴连接起来,既说明二者之间的比喻关系,又精细地刻画出桑芽在春风中正在努的动态。 一努字,把桑芽写活了,给画面增添了情趣。

上一篇:张先《诉衷情》全诗赏析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