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歌是个人朝圣,与集体无关

不是集体歌颂的需要,而是个人内心的需要,这才是歌的真正特质。 真正的好诗绝不会赞美权势、财富和成功,而是同情和悲悯,弥补过于幸福的生活。

这几天人们都在热议电视上的中国大会,参赛者中各行各业的人都有,每个人学历也不同,有博士生、大学生和中学生,还有小学生。 这些参赛者个个都能背诵大量词,委实令许多人感到惊叹。

我们那代人学的道路都是不同的。

我最初读古诗词是在文革期间,没有师长的要求,也没有人指导,就像是命运落在头上。

那时候,古今中外的书籍都是禁书,但思想是禁不住的,人们总会在私下里悄悄阅读。 最初读到的古诗选是《三百首》,尽管后来知道这是清人编的通俗读本,而且偏重于盛唐,但对现代人来说,它仍然是本较好的入门书。

▲醉酒图随着阅读范围的扩大,先后又读了《古诗源》、《一百首》,后来又读到郑振铎的《插图本中国文学史》、刘大杰的《中国文学发展史》,其中都列出了许多诗词,同时也了解到这些诗词的创作背景。 说是阅读,其实就是背诵。

《说文》曰:诗者,志也。

志的本义指情思,也有记忆之义。

因此,喜爱诗歌就会去背诵诗歌,这是自然而然的事。 我的背诗顺序是从易到难,先是背诵五绝、七绝,然后是五律、七律,最后是背较长的古体诗。

年轻的心总是渴望交流,那时候自己交往的人都喜爱诗词,所谓嘤其鸣矣,求其友声。

有一年元旦,几个朋友在一起聚会,主人拿出一本《诗选》给我看,苏轼的诗与唐诗的感觉不同,我很喜欢。

整个晚上,我都坐在一边默记。 那年四月,我乘车从成都回家,路上要三个小时,为了打发时间,我就在心里背诗,一路背到家。 窗外是一片黄灿灿的油菜花。 在那个黑暗的年代,古诗词给了我慰藉,让我第一次感受到了一种人类的意识。 ▲苏轼造像直到今天,我还是对现代诗存有偏见,背诵得很少。

文学的最终标准是时间,我怀疑,今天的诗歌几百年后是否还有人记得。 在我看来,首先,诗歌应当具有音乐性,要能背诵,现代诗大多是分行散文,只能看,不能读。

其次,诗歌永远是读给自己听的,不是读给大家听的,因此现代诗似乎只适合年轻人写,到了一定年龄,如果缺乏哲理,再写下去就难免矫情,而旧体诗直到老年仍然能继续创作。 现代诗发展了一百年,似乎还没有找到它的韵律和美感。

喜爱古诗词的人大概各有各的原因,但诗歌本身的性质却只有一种,那就是美感。 经过了几十年的精神荒芜,人们常常在谈论什么是对孩子最好的。

我想,也许我们首先需要培养的是审美能力。 康德说,美是无功利的,诗的本质就是排斥功利,它是人性的本真呈现,或者说它是反现实的。

▲陆游与唐婉的《钗头凤》真正的好诗绝不会赞美权势、财富和成功,而是同情和悲悯,弥补过于幸福的生活,所以清末的陈衍评价陆游悼唐琬的诗,称其是百年不可有,千年不可无。 古代诗人的宇宙图景是整体性的,亦即真善美在诗人心里是一体的。

在诗歌中,可以感受到萧条异代不同时的共鸣。 倘若没有诗歌,中国几千年的就是一片充满杀伐声的相残。

倘若没有诗歌,我们的心灵将会更加孤独、粗糙。 暴戾是今天社会的毒瘤,一个相信诗歌所吟咏的价值的人,他在生活中不会暴戾到哪里去。 中国人缺乏宗教感。

钱穆先生曾说,诗歌在中国具有宗教的功能,人生积极的方面有儒家的伦理,人生消极的方面有诗歌的审美。

诗歌偏重对于失意人生作一种同情之慰藉,让人能超越生活,两者互相协调。 这表明,中国古代诗歌更倾向于自我,而不是社会。 换句话说,对诗歌的感受只是个人之事,不是集体之事。

诗歌只跟每一个个体发生密切关系。 正是因为如此,《中国诗词大会》给我留下最深印象的,不是十六岁的高中生武亦姝,而是患重病的农民白茹云。

上一篇:丁亥岁云暮,西山事甲兵:陈子昂诗《感遇》(其二十九)赏析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