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冷淡的危害 美文欣赏:假设拥有三天光明

伤感情感长则一年有关母爱的文章  假设拥有三天光明  HelenKeller/海伦.凯勒  Allofushavereadthri;sometimesasshortastwenty-fourhours,butalwayswewereinterestedindisc,ofcourse,offreemenwhohaveachoice,notcondemnedcriminalswhosesphereofactivitiesisstrictlydelimited.  Suchstoriessetupthinking,athappinessshouldwefindinreviewingthepast,whatregrets  SometimesIhavethou,avigor,andakeennessofappreciationwhichareoftenlostwhentimestretche,ofcourse,whowouldadopttheepicureanmottoofEat,drink,andbemerry,mostpeoplewouldbechastenedbythecertaintyofimpendingdeath.  我们都读过这样一些动听的故事,故事里仆人公将不久于人世。

长则一年,短则24小时。

但是我们总是很想知道这个即将分隔人世的人是决定怎样渡过他最后的日子的。 当然,我所指的是有权作出选择的自由人,不是那些活动范围遭到严格限制的死囚。

  这一类故事会使我们考虑在类似的处境下,我们本人该做些什么在那临终前的几个小时里我们会产生哪些联想会有几欣慰和遗憾呢  有时我想,把每天都当作生命的最后一天来渡过也不失为一个很好的生命法例。 这种人生态度使人非常重视人生的价值。 每一天我们都应该以和蔼的态度、充沛的精神和热情的欣赏来渡过,而这些恰恰是在来日方长时往往被我们无视的东西。

当然,有这样一些人奉行享乐主义的座右铭――吃喝玩乐,但是大大都人却不能挣脱死亡降临的恐惧。

  ,butusuallywepicturethatdayasfarinthefuture,whenweareinbuoyanthealth,,hardlyawareofourlistlessattitudetowardslife.  Thesamelethargy,Iamafraid,,,withoutconcentration,untilweareill.  Ihaveoftenthoughtitwouldbeablessingifeachhumanbeingweres;silencewouldteachhimthejoysofsound.  walkinthewoods,,,forlongagoIbecameconvincedthattheseeingseelittle.  我们大大都人认为生命不移至理,我们明利剑总有一天我们会死去,但是我们常常把这一天看得非常遥远。 当我们身体强壮时,死亡便成了难以相象的事情了。

我们很少会考虑它,日子一天天过去,仿佛没有尽头。

所以我们为琐事奔忙,并没有意识到我们看待生活的态度是冷漠的。

  我想我们在运用我们所有五官时恐怕也同样是冷漠的。

只要聋子才珍惜听力,只要盲人才能认识到能见光明的幸运。

关于那些成年致盲或失陪的人来说尤其如此。

但是那些听力或视力从未遭受丧失的人却很少充实操作这些幸运的才能,他们对所见所闻不存眷、不欣赏。

这与常说的不失去不懂得珍贵,不生病不知道安康宝贵的道理是一样的。   我常想假如每一个人在他成年的早些时候,有几天成为了聋子或瞎子也不失为一件幸事。 黑暗将使他更珍惜光明;沉寂将教他知道声音的乐趣。

  有时我会试探我的非盲的朋友们,想知道他们看见了什么。

最近我的一位非常要好的朋友来看我,她刚刚在树林里走了很长时间,我问她看见了什么。 没什么出格的,她回答说。

如不是我早已习惯了这样的回答,我也许不会随意相信,因为很久以前我就相信了有眼人看不见什么。   Howwasitpossible,Iaskedmyself,towalkforanhourthroughthewoodsandseenothingworthyofno,,thefirstsignofawakeningNatureafterherwinterssleepIfeelthedelightful,velvetytextureofaflower,anddiscoveritsremarkableconvolutions;,ifIamveryfortunate,Iplac。

上一篇:性冷淡怎么办?为什么会性冷淡?

下一篇:性感无需裸露|大师们的视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