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庭坚《南乡子》全诗赏析

诸将说封侯,短笛长歌独倚楼。

万事尽随风雨去,休休,戏马台南金络头。 催酒莫迟留,酒味今秋似去秋。

花向老人头上笑,羞羞,白发簪花不解愁。 作品赏析【注释】:原序:重阳日,宜州城楼宴集,即席作。

这首词是作者的一首绝笔词。 词中对自己一生经历的风雨坎坷,表达了无限深沉的感慨,对功名富贵予以鄙弃,抒发了纵酒颓放、笑傲人世的旷达之情。 词的开头两句就描绘了一组对立的形象:诸将在侃侃而谈,议论立功封侯,而自己却悄然独立,和着笛声,倚楼长歌。 对比何等鲜明,大有“举世皆浊我独清,众人皆醉我独醒”(《楚辞·渔父》)的意味。

在封建社会中,封侯显贵历来是人生追求的目标,但在作者眼中,这一切都只是梦幻一场,所以他此时只在一边冷眼旁观,沉醉在音乐之中。

这一组对比用反差强烈的色调进行描绘,互为反衬,突出了词人耿介孤高的形象。

此词借助笛声与歌声把我们带入了一个悠长深远的意境中,超然之情蕴含于这不言之中,自有一种韵外之致,味外之旨。 “吹笛倚楼”用唐赵嘏《长安秋望》中的“残星几点雁横塞,长笛一声人倚楼”,正切本词写重九登高远望之意。

“万事尽随风雨去,休休,戏马台南金络头。 ”一切的是非得失、升沉荣辱,都淹没在时光流逝的波涛中。 “休休”,算了吧,还有什么可说呢!即使是象宋武帝刘裕在彭城戏马台欢宴重阳的盛会,也成为的陈迹而一去不复返了。 用“戏马台”之典正切重阳宴集之题,而“金络头”,用鲍照《结客少年场行》“骢马金络头,锦带佩吴钩”,既切戏马台之马,又照应开头说封侯的“诸将”。

作受受佛老思想的浸润,人生观中有着消极虚无的一面,随着政治上的连遭打击,这种思想时有流露。 这里表现的就是这种思想感情,但更为含蓄深婉。

下片遂转而为开朗达观。

词人举杯劝酒:“催酒莫迟留,酒味今秋似去秋”(一作“酒似今秋胜去秋”)。 过去的就让它过去吧,还是开怀痛饮,莫辜负这大好秋光和杯中酿。 以功名之虚无,对美酒之可爱,本于晋人张翰“使我有身后名,不如即时一杯酒”之语(见《世说新语·仕诞》)。

古人咏重九,常由美酒而兼及黄花,作者沿用此法,却又翻出新意。

他运用拟人手法,借花自嘲。

词人老兴勃发,插花于头,而花却笑他偌大年纪还要簪花自娱。 其造语则是脱胎于的两句诗:“人老簪花不自羞,花应羞上老人头。

”(《吉祥寺赏牡丹》)词人热爱生活的不服老精神跃然纸上,他并不因处境的拂逆和年事的增高而消沉,相反觉得秋光和美酒都与去年不殊,表现出开朗豁达的胸襟。 这首词“以诗为词”的创作方法,从遣词造句到意境格调都体现出诗的特点。

这首词不借助景物渲染,而直抒胸臆,风格豪放中有峭健。

上一篇:开国大将粟裕三辞元帅军衔 毛泽东感慨壮哉粟裕(组图)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