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人生只剩下细节 《何以笙箫默》有感

    年少时关注所有畅销书,所以除开郭敬明外,明晓溪也在选择范围内。

  当时明晓溪推荐顾漫的时候,大概是这么说的:  顾漫码字速度慢得像龟爬BLABLA但是写文无论是文笔还是情节都无可挑剔BLABLABLA《何以笙箫默》多么的打动人心BLABLABLA……嗯,差不多是这样。

  虽然对能被明晓溪评价为「文笔好的人」的文笔很持怀疑态度,但她把《何以》夸得像十年难得一遇的好书,多少还是引起了我的好奇。

  在这里先铺垫一下,这本书我看了两遍。

  再铺垫一下,《何以》这本书被我所有高逼格(其实是傲娇)的朋友们打到玛丽苏一列,一边看新剧播出一边吐槽剧情「根本不可能好不好!」,我混在他们中间,同样也是一边吐槽剧组硬拗智商的地方,但却又一边很想看下去。

  是源于对这部小说的喜爱吗?  严格来讲,顾漫的文笔真的一般,只比明晓溪好那么些许。 这本书情节笼统一算,也好像没多么复杂,甚至没多么地不落俗套。 想看言情,女作家们写得好又不俗的太多了。   所以,当作一个文学作品来评判时,《何以》这本书,并没有令人惊喜到足以去谈「喜爱」的地步的。

  不出色。 是我第一遍看完这本书时的直观印象。

  大概两三年之后,我又想起了这本书。

很大程度上也是因为身为阅读者的我,的个人状态的改变。   我从前看书毫无代入感,置身事外看故事和文笔,小说基本不看第二遍。   不知从什么时候起,我开始需要书籍给我一些情感反馈,让我去相信有些东西是存在在这个世界上的。

  这种感觉大概是和「信仰」一样,出生时对世界无所畏惧,可越往后活越迷茫的时候,就会觉得人得信点什么,才能在这个世界上获得力量,继续熬下去。

  所以当时在看完的一遍的两三年后,我总觉得何以琛那句「而我不想将就」在脑海里来回荡漾。 怀疑的时候要找给自己找理由去坚定信仰。

大概怀抱这种初衷,我重新翻出这本书看了第二遍。   第二遍和第一遍又何不同?  直到第二遍看,我看见的才是人物感情而不是剧情。   一个真的用情至深的人会怎么想、怎么做、怎么说话,我想顾漫给出了我们答案。   钱包里除了钱只有她的证件照,背面是「Mysunshine」。

  想要去美国找她,国内碰到她后第一时间取消了会签。

去美国单纯就是为了去找她而已。   找她要照片,却嘴硬「提醒自己那段愚蠢的过去」。

  ……  他记得她说过的话,记得由一个手写的名字所引发的回忆碎片,记得他们初识的对白,记得自己因她而起的所有改变。

  我始终觉得,一个人爱着另外一个人时,爱到最深,也不过是记住关于那个人的一切了。   我们每一个人其实并无特别,但能以这样的方式活在一个人的心里,被一个人努力地想要去了解、去记住、去珍惜,实在是一件值得与「奇迹」相提并论的事。   「爱情」本身,就是发生在我们平凡人身上的小奇迹啊。

  而我对这本书的所有喜爱,也正是源于何以琛的所有「记得」。   虽说重逢后的许多压抑克制,冷言相向,死要面子嘴硬的程度不亚于《说谎》中唱的「角落那窗口,闻得到玫瑰花香,被你一说是有些印象」,但也感谢顾漫能将这份因深情而起的「别扭」写得丝丝入扣,苦涩之余却也逐渐读懂何以琛曾经的绝望与坚定。   我们因为爱情说谎,是否也是因为不想为爱情所伤?  与爱情共存着的自尊心、骄傲、自我、安全感,都在提醒着我们,在我们知道即将失去爱情时,我们还要靠剩下的「它们」而活。

  因为我们不知道,什么时候会失去爱情啊。   如果能不失去爱,就好了。   这大抵,也是何以琛「认输」的原因。   对相爱过的人而言,人生说白了,剩下的不过是有关「他」或「她」的细节。   经过许多年,时间改变,世事境迁,我们连「过去的自己」都无从证明是否存在,却还有爱人心里,存活着当初那个完好的我们。

  如果无法「认输」换得爱情回来,起码对爱人的「记得」,永远心存感激。

上一篇:附近的二手家具店家具店经典的对联

下一篇:当代大学生爱情的迷茫周记作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