乾元山哪吒故事寻访记之一:哪吒“原型”的深刻意义(陆续更新)

  乾元山哪吒故事寻访记之一:哪吒“原型”的深刻意义/李野航  在今天的中国,几乎没人把神话故事真正当真。

可当《圣经》被西方传教士仰仗着列强的势力传到中国后,很多中国人却匪夷所思地将《圣经》的神话当做了真实发生过的事情而深信不疑,他们被告知:只有《圣经》述说的神话是真实的,其它所有民族的非基督教神话,仅仅是一种出于幻想而已。

其实,人类所有的神话(包括基督教的与非基督教的)皆具有同等的意义:它们并不真实,因为它们恐怕未必如其所说般的在我们的历史现实中发生过。

它们又绝对真实,因为它们揭示了人类存在的“原型”设计,且必表现为历史过程中无数的人类现实。

有人会说:诸如哪吒这类的戏剧中的神祇,无疑是幻想产物。 至于在现实的世界里真有那么一个哪吒向其师傅太乙真人拜师学艺的乾元山金光洞,就更是一种好事者的牵强附会了。

可我要说的是:哪吒这位尊神对于我们受困于日常经验的芸芸众生而言简直可以说无比真实,因为,祂就是我平常难免会遭遇到的所谓“熊孩子现象”的集体无意识“原型”。

“哪吒主题”向我们提出了一个无比现实的问题:“熊孩子”的成长的出路有两条:要么对抗黑暗的势力成为人们所赞美的英雄、要么为非作歹沦为人们所唾弃的罪犯。 而这将取决于熊孩子将内心闯祸的本能宣泄在什么样的人和什么样的事情身上。 换言之:被神话中哪吒灭掉的龙子敖丙和石矶娘娘倘若是“坏人”,哪吒也就成了人们眼中的英雄,倘若前者很无辜,哪吒也就几乎与混黑社会的熊孩子无异了。 熊孩子的“孩子”身份意味着其只是任性而为缺乏自主的反思意识。 这个时候,熊孩子的闯祸势能的引导者(师傅)就成了让熊孩子“成圣”抑或“成魔”的关键因素。 纵观历史,这个“师傅”其实真不好当。 因为,只要这个“师傅”在城楼上大手一挥,怀着“要扫除一切害人虫”的激情的“哪吒”们到底是成为缔造新世界的英雄、还是沦为砸烂一切的祸根,就很难在“师傅”的掌控中了。

  2019年6月29日,带着对“哪吒主题”的兴趣,我参加徒步俱乐部组织的江油乾元山金光洞徒步活动。 出发前一天,我专门又看了看79年版的经典动画片《哪吒闹海》。

不觉甚为感慨。

动画片中,哪吒替被吃的小孩抱打不平而打死龙子、和封建折中主义的父亲划清界限,真活脱脱一革命小将。

观众是难免不为哪吒而欢呼鼓掌的。 可叙事总归是叙事,现实的事情却无比的复杂。 现实中被打死的“龙子”会觉得自己其实很无辜,而现实中的父亲会因家庭的决裂而感到无比的痛苦。

难怪作家梁晓声氏放出话来:要再来一次“哪吒闹海”,他就去自杀。 不过《哪吒闹海》镜头里的乾元山金光洞倒是一幅极具诗意的水墨画,令人禁不住十分渴望去现实中真正存在着的乾元山金光洞去看看。   大巴车上,我拿出一本《诗经》来读,忽然读到“鸢飞戾天、鱼跃于渊。

岂弟君子,假(何)不作人”一句。 我怦然心动。 “作人”,就是振奋人的意思。

鲁迅的哥哥叫周作人,但这个“作人”的文章一点也配不上“作人”这两个字。 鲁迅名叫周树人。

其实,鲁迅只管剥人,不管树人。 我们所处的今天这个世俗消费主义价值观沧海横流的时代,人们的精神/价值趋向,不是追求成为善玩骗术的精致的市侩,就是沦为任人宰割的麻木的韭菜,崇高的理想与超越的价值遭到了有史以来最为彻底的抛弃。

世道人心,真是消沉到了极点。

“九州生气恃风雷”,细想起来,或许真该有一点“哪吒”锐气,来搅动搅动此死水一潭的“乳海”了。

上一篇:2016青春励志的句子致自己 青春励志名言名句大全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