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人哄女人睡觉的故事(5)

农民的小儿子用手拍着自己的头,似乎明白了,他说:对呀,温度是马铃薯和红薯的储藏的一个原则问题,原则问题哪能互相迁就、忍让呢。

又后悔不迭地拍了拍自己的头说:看来,爸爸是对的,不学习,真的就会成事不足,败事有余。 于是,农民的小儿子立刻将马铃薯窖中的温度降到3℃,又马上动手将红薯搬回了红薯窖。 幸亏搬动得还算及时,除了堆放在表层的红薯发生了僵心、腐烂现象外,大多数红薯都完好无损。 红薯们一回到原来那个窖里,就齐声喊道:还是自己的家温暖啊,金窝窝,银窝窝,不如自己的土窝窝,现在才真正体会到了这句话的分量。 比目鱼:鱼国里没有秩序,鱼们早已不满意了。

没有一条鱼关怀别的鱼,它左右游泳,想怎样就怎样,有些鱼想聚在一起,它从中间闯过去,或者挡住它们的路,力气大的鱼用尾巴打击力气小的鱼,要它游开,或者把它打伤。

它们说:如果我们有个鱼王,在我们这里执行法律,那就好了。

于是大家商量.选那个在潮水里游得最快,能够帮助弱者的鱼来做鱼王。 它们在岸边排队,鲸鱼用尾巴做一个记号,大家看到信号一起用力游。

鲸鱼像箭一样地去了,同它一起的有青鱼、海底鱼、鲈鱼、鲤鱼以及其他各种各样的鱼。

比目鱼也跟在一起游着,希望达到目的。

忽然有鱼叫唤道:青鱼上了前!青鱼上了前!那扁平的、猜忌的比目鱼落在后面很远,急躁地喊道:谁在前面?谁在前面?回答是:青鱼,青鱼。 那妒忌的叫道:是赤条条的青鱼吗?是赤条条的青鱼吗?从此,比目鱼就受到惩罚,口是歪的。 墙头草:路边有一棵无名的草,结了很多很多草籽,一粒粒的草籽,迅速地长大、成熟,这意味着,这棵草就要做妈妈了。

草妈妈开始为儿女们考虑今后的生活问题,它对怀里的草籽说:宝宝,你们将要离开妈妈的怀抱自己独立生活了。

去哪里好呢?依我看,你们就在这路边生根落户吧。 为什么要在路边落户呢?草籽们同声问妈妈。 因为咱们一家世世代代在这里生存,倍受人们的爱护,从这里路过的人们总是用赞赏的目光看着我们,草妈妈自豪地向子女们讲述着自己的亲身体验,对了,人们还用歌来颂扬我们的小草精神呢。

恰在此时,一阵微风送来了悠扬的歌声:没有花香,没有树高,我是一棵无人知道的小草,从不寂寞,从不烦恼……听完了歌声的小草籽们在妈妈的怀里笑眯了眼睛,唯独一粒最小的小草籽不同,它把小嘴高高地嚼起,浑身不自在地躁动着。 妈妈满心欢喜地说:听见了吧?这就是在歌颂我们小草的精神……得了吧,妈妈!噘嘴的小小草籽不等妈妈把话说完,就抢过话题说:人家那是在骂咱们,哪里是在歌颂咱们呢?傻不傻呀!说完,小小草籽还撇了撇小嘴扫观了同在妈妈怀里的其它草籽们。

怎么是骂咱们呢?草妈妈和其它的草籽一同奇怪地问。 你们没听说最近有一个文人批评了这支歌吗?他说,不能甘当小草,不能这样没志气。

不求上进,这是懦夫!……他这种不知天高地厚的烂文人讲的话,你也听?妈妈似乎生气了,他根本就不知道自己能吃几碗干饭,写了两篇赶时髦的文章,天底下就装不下他了,撑得说起胡话来……妈妈越说越气,我们这些路边小草为人们覆盖了尘土,美化了环境,使空气清新,怎么就是不求上进,怎么就是懦夫?恐怕我们这种无私的奉献精神是他那种俗不可耐的文人永远也理解不了的!宝贝儿,咱们不能听他那些胡言乱语。

不,反正我不能做无人知道的小草!小小草籽固执而坚定地说。

那你要做什么呢?妈妈严肃地问。

我就要做比树高,做人人都能看见我、知道我的那样高不可攀的高手!小小草籽拍着胸脯说。

那怎么可能呢?不要幻想,要从实际出发,扎扎实实地做点力所能及的平凡的工作。 要知道平凡之中也能透出高尚、伟大呀!说话之间,一阵旋风刮过来,小小草籽一把抓住了风婆婆的衣襟,喊了一声:妈妈再见!就随风飘起了。 小小草籽牢牢地抓住风婆婆,生怕一松手,自己又落回地面。 风刮得很大,它只好紧紧地闭着自己的双眼;风中夹带着灰尘,呛得它喘不过气来,它只好不说话。

后来,渐渐地,风变小了,小小草籽才对风婆婆提出了自己的要求:我要到一个很高的地方去落户,风婆婆,请您帮帮忙吧。

风说:好吧,你抓牢。

到了一个小山岗,山下有小溪,山顶有大树,风说:这里已经很高了,土质好,水分足,你就在这里落户吧。 小小草籽瞄了一眼地形,看了一眼大树,它想:这里地势虽高,但是有树,我长得再高,也不会比树高哇。

于是,它摇了摇头说:不行,不行,我要找的地方应该是:我站在那里,比大树还高,让人们首先看到的是我,然后才是大树。

哟,这样的地方可太少见了。

风婆婆一边颇感为难地说着,一边还是在四处慢慢转着圈圈,带着小小草籽找啊找啊,很久很久也找不到小小草籽理想的落户之地。

停、停、停!小小草籽忽然发出了急促的喊声。

5。

上一篇:梦见娶了一位吵闹的妻子

下一篇:没有了